由第三人代理签订的行政协议,效力如何认定?

导读:征收案件中,父母年迈,子女以父母的名义签订行政协议,这本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子女签署的行政协议一定是有效的吗?本文以一则案例来展开详细论述。

案情简介:2017年11月,A县人民政府启动东城新区核心区项目改造,对包括B村在内的五个村庄进行拆迁改造,涉案房屋位于拆迁范围内,A县人民政府确定A县经济开发区为该项目的房屋征收部门。2018年9月14日,X先生的儿子持载有X先生签字捺印的授权委托书及X先生的身份证,以X先生代理人的身份代理X先生同A县经开管委会签订了涉案协议。2018年9月19日,X先生将涉案房屋内物品腾空。2018年9月底,A县经开管委会将涉案房屋拆除。但X先生直到2020年2月28日才看到涉案协议,在激怒之下,发病住院。直到如今,X先生也仍未对儿子的代理行为进行追认。无奈之下,X先生找到了刘勇进律师团队,为自己争取合法权益。

X先生在律师的指导下提起了行政诉讼,一审法院认为X先生儿子的代理行为构成表见代理,且X先生腾空涉案房屋的行为应视为X先生的追认行为,并在此事实基础上作出了判决。

律师分析:基于行政协议是特殊的行政行为,既属于行政行为,又具有合同特征,故对行政协议效力的判断既要适用行政诉讼法关于无效行政行为的规定,也要适用民事法律规范中关于合同无效的规定。

首先,要判断行政行为是否有实施主体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或者没有依据等情形。本案中,A县经开区管委会系A县人民政府确定的该项目建设的房屋征收部门,依法具有签订涉案协议的法定资格。但A县经开区管委会在诉讼中未提供有关此次征收拆迁的材料,难以直接认定此次征收拆迁程序的合法性,进而认定行政协议有效。

其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的规定,只有在行政协议存在重大、明显违法,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损害国家利益、公共利益及他人合法权益时才能确认无效,否则应当认定行政协议的效力。针对本案,应做如下分析:

第一,要明确X先生的儿子的代理行为是否构成表见代理。

由第三人代理签订的行政协议,效力如何认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九条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的通知第13条规定:合同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表见代理制度不仅要求代理人的无权代理行为在客观上形成具有代理权的表象,而且要求相对人在主观上善意且无过失地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合同相对人主张构成表见代理的,应当承担举证责任,不仅应当举证证明代理行为存在诸如合同书、公章、印鉴等有权代理的客观表象形式要素,而且应当证明其善意且无过失地相信行为人具有代理权。可见,构成表见代理行为要同时满足以下两个要件:第一,行为人并没有获得本人的授权就与第三人签订了合同;第二,合同的相对人在主观上必须是善意的、无过失的。本案中,一审法院仅以X先生的儿子持有X先生签字捺印的授权委托书,就认定儿子的代理行为构成表见代理,明显不符合常理。

第二,要考虑X先生是否对儿子的代理行为进行追认。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一条第一款、第二款的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仍然实施代理行为,未经被代理人追认的,对被代理人不发生效力。相对人可以催告被代理人自收到通知之日起一个月内予以追认。被代理人未作表示的,视为拒绝追认。一审法院仅以X先生腾空涉案房屋为由就认定X先生对儿子的代理行为进行了追认,明显不符合法律规定。

第三,判断行政协议是否存在法定无效的情形。本案中,X先生的儿子的代理行为损害了X先生的合法权益,故该行政协议应被确认为无效。

律师提醒:刘勇进律师提醒,在遇到上述同种情形时,不要坐以待毙,要及时寻求律师的帮助,在律师的指导下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166-0152-6329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全天24小时免费咨询服务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