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淄博胜诉案例:事实认定不清,二审发回重审

导读:当事人郭先生的房屋被当地街道办强制拆除,郭先生在刘勇进律师团队指导下向法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经过漫长的18个月的诉讼,最终被二审法院发回重审。且在二审裁定中,明确要求重审时要对涉案房屋的合法性进行综合调查考虑认定。至此,这起以“拆违代拆迁”的行政赔偿案件,终于迎来了胜利的曙光。

01、基本案情:

郭先生从父亲处继承了涉案房屋,该房屋系宅基地上房屋,分家后落上了门牌号。2018年3月,街道办向郭先生送达《限期拆除通知书》一份,限郭先生5日内拆除。2018年5月,街道办对涉案房屋进行了拆除。后郭先生在刘勇进律师团队指导下向法院起诉强拆违法,生效判决已确认街道办强拆行为违法。

郭先生于2019年1月向街道办申请行政赔偿,街道办未在法定期限内作出答复,郭先生提起本案诉讼。

02、一审结果:

在庭审中,村委会出具了一份证明,证明涉案房屋系当事人父亲1989年从其他村民处购买所得,前身为饭店,而非宅基地。因历史原因,当时该房屋并未办理产权手续,郭先生无法提供产权手续。法院在此基础上委托评估机构对涉案房屋被拆除后能够二次利用的材料及物品损失进行了评估,但评估价值较低,无法弥补当事人的损失。

山东淄博胜诉案例:事实认定不清,二审发回重审

03、依法上诉:

在上诉中,刘勇进律师团队指出:本案为行政赔偿之诉,至于建筑物的合法性属行政机关认定权限范围,原审法院无权就涉案建筑的合法性作出认定,且有权行政机关从未就建筑的合法性作出过认定。在有权机关未就建筑的合法性作出认定之前,涉案建筑应按照合法建筑的标准予以评估并进行赔偿。

涉案房屋系上诉人父亲购买所得,并不是明显违反《城乡规划法》、也并非在征收公告发布后或即将被征收而临时搭建、抢建的违建,其形成程序合法。由于历史遗留问题、风俗习惯等原因,农村建房长期管理较松,产权管理不到位,致使农村出现很多无证房屋。但无证房屋不等于违章建筑。当无证房屋遭遇违法强拆时,人民法院应当综合考虑房屋来源、房屋建设的时间和动机、使用情况、居住利益、当时的立法状况等因素。由于农村发展程度及行政管理的实际情况等,农村集体土地上房屋普遍存在着只有部分建设手续甚至完全缺乏建设手续的情况,这是一种客观现实,不是农村居民能够克服和解决的,其不存在过错。相反,这种管理现状在很大程度上是行政机关造成的。本案中,房屋无证是由不可归咎于上诉人自身的原因造成,且上诉人长期正常使用房屋,其合法权益应当得到保障。人民法院对无证房屋应当综合考量,得出正确的价值判断,从而最大限度地保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亦有利于实现对违法强拆行为的监督和惩戒。

04、二审结果:

最终,二审法院采纳了上诉意见,认为本案存在以下问题:

一、本案系行政赔偿诉讼,涉及财产事宜,因上诉人父亲去世,应当追加所有第一顺序继承人参加诉讼,本案遗漏必要参加诉讼的当事人;

二、 本案原审对涉案房屋的合法性认定事实不清,重审时对于房屋的来源、房屋建设使用情况及上诉人的居住情况应再进一步查清事实,综合考虑相关因素予以确认。为查清案件事实,还应追加村委会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山东淄博胜诉案例:事实认定不清,二审发回重审

山东淄博胜诉案例:事实认定不清,二审发回重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