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价大跌,“吃肉”终于自由,养殖户何去何从?

连跌8个月,国内猪肉价格大有雪崩之势。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2021年5月,全国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涨1.3%。其中,猪肉价格下降23.8%。

同时,截至到6月初,被称为“猪中茅台”的牧原股份跌破18元/公斤,温氏股份、新希望与天邦股份分别为18.26元/公斤、18.46元/公斤、18.07元/公斤。

6月11日,北京新发地市场白条猪批发平均价为18.25元/公斤,周跌幅9.88%,同比下降50.68%。

猪价大跌,“吃肉”终于自由,养殖户何去何从?

众所周知,20元/公斤是生猪价格很敏感的一个价位。从2007年到2019年6月底,我国内生猪价格就一直在10元-20元/公斤区间波动。2019年7月,受非洲猪瘟等因素的影响,我国生猪价格一路飙升,至2019年10月末、11月初,全国22省市生猪平均价一度涨破40元/公斤。

当然,涨的快,跌的也不慢。

与高点相比,目前猪肉价格已经拦腰截断,很多养殖户也开始进入盈亏警戒区。

一、暴跌暴涨原因几何?

在经济学上,蛛网理论认为,部分生产周期很长的行业,当期的市场价格变动对产业的资源配置具有严重的滞后性。

猪价大跌,“吃肉”终于自由,养殖户何去何从?

以养猪行业为例,由于养殖户对于猪肉价格变动缺乏前瞻性,通常会根据当前的价格来决定未来的产量。如果当前猪肉价格较低,养殖户就会清栏抛售,进一步减少生猪产量,这就会导致未来生猪肉产量低于市场需求,进而导致猪肉价格上涨;反之,如果当前猪肉价格上涨,养殖户会加大生猪补栏,这就会导致未来猪肉产量高于市场需求,进而导致猪肉价格下跌。

而这一系列的骚操作又为下一次猪肉价格上涨与下降埋下伏笔。

从这个层面来看,养猪行业是蛛网理论的典型案例,中国的猪肉价格之所以暴涨暴跌主要也是因为行业本身具有极强的周期性。

但对于中国经济而言,猪肉价格上涨过快或者下跌过快都不是好事。一方面,猪肉价格飞涨,民众的生活成本提高,整体的物价水平就会被拉高。但猪肉价格过快下跌,又会使大量养殖户陷入亏损,影响农业生产的稳定性。

为消除或减轻农产品在市场上经常出现的这种蛛网型波动的现象,政府一般有两种方法:

(1)由政府运用支持价格、或限制价格之类经济政策对市场进行干预;(2)利用市场本身的调节作用机制进行调节,即运用期货市场来进行调节。

换句人话就是,政府通过“调高”与“调低”等方式来控制猪肉价格。当猪肉价格过快下跌时,国家会出台各种鼓励养猪的政策,激发养殖户养猪的积极性;反之,则会通过一系列的手段限制生猪产量与价格。

二、被紧盯的养猪户

为了稳定猪肉价格,6月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农业农村部、商务部、市场监管总局已经联合发布《完善政府猪肉储备调节机制做好猪肉市场保供稳价工作预案》,力图通过对生猪及猪肉价格的调控,避免生猪产能过度扩张或过度淘汰。

但从本质而言,想要解决国内猪肉价格走出暴涨暴跌的怪圈,仅凭一则通知是无力回天的。

与欧美市场相比,我国养猪行业规模养殖比例不到55%。加之,我国散户养殖具有规划不足,随意性强,波动较大等特点。如果想将猪肉价格推向合理区,避免其大起大落,国家势必会加大对养猪行业的管控。

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就已经指出要加快构建现代养殖体系,保护生猪基础产能,健全生猪产业平稳有序发展长效机制。

今年年初,农业农村部再次带头决定对国内养殖行业进行进一步整顿,整顿的主要事项包含养殖户的自配饲料以及畜禽粪污的处理和排放问题。

而且,在农村养殖场总是“不招人待见”,甚至反复被有关部门查处、拆除、清理整治…..

显然,散户养殖已经被盯上了。

三、养殖户何去何从?

实践中,无论是针对养殖场还是普通房屋、工厂,征收方往往习惯采取违建、污染严重等方法强行拆除养殖场,要想最大限度的规避查处、拆除等上述风险,养殖户应该知道这些:

(一)未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就是违建?

《国土资源部、农业部关于完善设施农用地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指出,农村养殖场中生产设施、附属设施占用的土地属于设施农用地,应当按照农用地来管理。因此,在农用地上建设的养殖场不需要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

但在实践中,征收方总会以“未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等为由,要求养殖户拆除养殖场。

如在2020京03行终1030号案件中,行政机关工作人员却以张先生未能出示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为由,对上述地块共作出3份限期拆除决定书,责令张先生限期拆除其涉案养殖建筑物。经审理,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认该限拆决定书主要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维持了确认限拆决定书违法的判决。

可见,以未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为由,认定养殖场为违建是不成立的。

那么,养殖场没办理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遇拆迁真的不予补偿吗?

事实上,合法建造的养殖场的补偿包括养殖场屋舍价值的补偿、停产停业损失、搬迁费、设备费、临时安置费、畜禽补偿费等。如果养殖场占用的土地有合法的土地使用权证,应获得相应的土地补偿费。

因此,想要得到全额的拆迁补偿,养殖户首先要做到养殖场所在的位置本身是合法的,也就是说,养殖场本身不应该建设在禁养区以及永久基本农田中。只有做到这些,养殖场在面临各种清理整治行动时才不至于陷入被动局面。

(二)单纯以排放、污染环境等理就可以拆迁养殖场?

根据《环境保护法》《畜禽养殖污染防治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养殖场因排放超标、污染环境等违法行为会受到行政处罚。

但该法条也提到,除非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单纯以违法生产、排放、污染环境等理由而对养殖场进行强拆的行为,依然是不可取的。

事实上,对于养殖场违法生产、排放等行为,一般很少采取停业整顿的处罚方式,大多数是先进行罚款,罚款后仍不整改才会责令停业整顿。

而上诉所说的处罚方式与强制拆除还是相差甚远的。所以,征收方在征收的过程中,千万别耍小聪明,毕竟一不小心可能会砸了自己的脚。

对于猪肉价格下跌,有观点认为,短期内可能还会出现反弹。但无论是否出现反弹,尽量将猪肉价格保持在相对稳定的状态对于监管部门的调控能力是一大挑战。同时,养殖户也不能捕风捉影、盲目地跟风,踏实放心的做好自己的事情,才能在风雨来临之时,稳如泰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