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收方做出允诺后不履行,该如何保障合法权益?

导读:行政允诺是指行政主体为实现行政管理目标,在其职权范围内依法作出的为自身设定公法上的义务、使相对人获得公法上权利,从而在行政管理者与被管理者之间建立起行政法律关系的单方意思表示行为。

案例索引解析:某市进行城中村改造项目,A公司承接了上述项目的建设开发,从拆迁建设至今长达9年之久。A公司投入了大量资金,单方筹资依约承担了包括该项目拆迁、安置、建设等方面的全部费用。但令A公司没有想到的是,该市规划局对涉案地块城中村改造项目进行了调整,较原方案减少建筑面积5600平方米,并明确规定“因方案调整给建设方造成的损失应以适当方式给予补偿”。

为此A公司资产评估公司其公司涉案地块城中村改造项目规划调整造成的经济损失进行了评估,最终确定给A公司造成的损失价值为3000万元。A公司随后向区政府提出请示,请求按照上述评估结果确定的评估金额以现金方式给予补偿解决。区政府作出行政补偿申请答复书,同意补偿木林公司的直接损失,不同意补偿间接损失。A公司认为,自己如期履行了该行政协议,应该保护自己的信赖利益补偿自己间接损失,应协商不成向法院提起诉讼。

律师观点:律师认为,本案中,为改善村民居住条件,提升城市形象,对涉案地块进行城中村改造,是市政府鼓励房地产开发企业参与城中村改造而作出的行政允诺。该允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A公司在对涉案项目进行投资成本和可获利益的权衡考量后,对市政府的承诺作出回应,约完成了协议约定义务,对调整前的商品住宅楼的利润产生了合理的利益期待。市政府亦应按照允诺事项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给予开发企业所期待的利益。

征收方做出允诺后不履行,该如何保障合法权益?

二、本案中,双方争议的焦点之一是《评估报告》能否被作为确定A公司损失的依据。涉案评估公司及其资产评估师具备资产评估资质,且双方共同参与选定,整个评估程序合法合规。涉案《评估报告》系行政程序中形成的证据,在没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其合法性、公正性的情况下,应当作为补偿的参考依据。信赖保护原则要求行政主体对自己作出的行为或者承诺应当守信用,不得随意变更,不得反复无常。A公司基于对政府的信赖而承建涉案项目,其目的就在于获得预期的履行利益,A公司因行政允诺被变更而产生的损失,就是商品楼的合理利润。因此,其得到的补偿应不低于政府最初向其承诺的利益。否则,政府承诺的事项将无法达成,其实质效果是变相减少了政府的违约成本,有悖信赖保护原则和法治政府建设。

律师说法:诚信原则是行政允诺义务的客观基础,只要有承诺内容的产生,行政主体就要为社会公众因承诺的信任产生责任,并对此承诺负有法定履行义务,否则即构成不作为。在行政允诺的订立和履行过程中,基于保护公共利益的需要,赋予行政主体在解除和变更中的相应的优益权固然必要,但行政主体不能滥用优益权。行使优益权既不得与法律规定相违背,也不能与诚实信用原则相抵触。在对行政允诺关键内容的解释上,同样应当限制行政主体在无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任意行使解释权。否则,将可能导致该行政行为产生的基础,即双方当事人当初的意思表示一致被动摇。  作者:刘雨琦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166-0152-6329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全天24小时免费咨询服务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