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时,拆迁方最怕什么?

导读:说到拆迁,也是几家欢喜几家忧。但总体而言,相对于拆迁方,被拆迁人是处于绝对弱势的。在整个征收拆迁过程中,拆迁方与被拆迁人是属于相对立的双方。在有强权的拆迁方面前,被拆迁人不免显得弱小而无助。

而事实上,被拆迁人在面对自己权益被侵害时,确实是无力的。征收拆迁实践中,强拆、偷拆、断水断电、不给补偿、违法拆迁、甚至涉及人身伤害等等情形此起彼伏,被征收人在面对这些违法征收情形时,自己的保护措施是很有限的。

在实际情况中,很多被征收人在面对暴力强拆时,由于一时间没有其他办法保护自己的房屋财产,不惜以暴制暴,结果不仅没能保护到房屋财产,甚至因不当救济措施而入狱的情况亦不在少数。在诸多案例中,我们看见了权力运用不当对老百姓的巨大危害,也显示出了老百姓在面对强权侵害时的孱弱无力。

那么,被拆迁人难道就真的毫无还手之力吗?拆迁方就真的能只手遮天,毫无顾忌吗?

显然不是,否则我们的社会将会陷入混乱的局面。北京在明律师在代理的诸多征收拆迁案件中,为被征收人争取到的合法补偿利益的成功案例也不在少数。因此,即使拆迁方有权力支撑,相对应的也有束缚拆迁方权力行使的对策。

那么,拆迁方怕什么呢?有什么能制约和束缚住拆迁方的权力滥用呢?

一、上访有用吗?

很多被拆迁人在求助无门的时候,会想到去上访。

实践中,确实有很多被拆迁人因拆迁不公而走上上访之路的,而且群体上访事件在征收拆迁中尤为明显。怎么说呢?不能说上访毫无作用,在一定程度上确实有震慑拆迁方的作用。

但是,拆迁上访在最终结果上,往往是得不偿失的。我们来算算上访过程中的经济帐。

首先,上访必然是一个长期的对抗过程,途中的交通、住宿、吃食等等费用是一笔很大的纯支出。尤其是群体的、长时间的上访,其经济消耗远远超出普通人的承受能力;

其次,上访的整个过程都是斗智斗勇,消耗的不仅是财力物力,更有精力。上访过的人能明白上访期间的精神压力以及心理承受能力必须要远远超于常人,否则很可能在这个过程中抑郁崩溃;

最后还有一个误工费的计算。上访过程中是不可能正常工作劳动的。有的上访几年,几年的误工费用何从弥补?这样一算,即使上访成功拿到多一些的拆迁补偿费用,这笔补偿费用可能也弥补不了几年上访期间的损失了。何况上访还不一定成功。

拆迁时,拆迁方最怕什么?
^

所以,面对违法拆迁,单纯上访维权,是不明智的做法。

二、媒体监督是否有作用?

除去上访,有的被拆迁人会借助媒体。实践中确实有很多强拆案件,因为媒体的公开,受到舆论监督,进而使被拆迁人拿到公平补偿的情形。

但是借助媒体监督涉及到一个偶然性和成本问题。所谓偶然性,是指媒体公开报道事项,是有选择性的。媒体报道的信息要综合考虑多方面因素,对于拆迁而言,如果不是特别重大情况,很少有媒体愿意主动去报道公开,因为这涉及到与地方政府的对抗。

所以,能引起媒体重视的案件,并不是那么多的;关于成本问题,如果被拆迁人想要找媒体报道,要考虑投入。具体到投入什么样的媒体、要投多少家媒体以及媒体有多大权威等,不同资质媒体起到的作用亦不同,当然投入资金也是不同的。就目前市场形势,普通的被拆迁人是没有足够经济能力去聘请权威媒体的。所以,媒体监督作用是非常有限的。

三、法律救济能让 被拆迁人拿到合法补偿利益

综合而言,在明律师告诉大家,相对于上访、媒体救济渠道,其实拆迁方最忌惮的法律的监督和惩处。

其实,就算是上访,亦或是媒体监督,最终都还是要嫁接到法律救济的轨道上。近年来,法治不断完善和健全。对于拆迁方权力行使的制约和对被拆迁人权益的保护,法律规定愈发完善。

实践中,“民告官”胜诉的案例也是越来越多,行政机关领导人出庭应诉的案件也越来越来,这都给了被拆迁人足够的底气来维自己的合法利益。

就征收拆迁而言,在明律师常年代理征收拆迁的“民告官”案件,为被拆迁人拿到满意补偿的案件也不在少数。这些都告诉被拆迁人,在面对违法拆迁的时候,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拿起法律武器,以行政复议或者行政诉的方式进行维权。只要拆迁方有违法之处,就必然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并能为被拆迁人争取到合法补偿利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