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案例 :网站上公布文件的期日不能作为起诉期限的起算点

【裁判要点】

虽然调整征地统一年产值标准的文件已在行政机关网站公布,但是该文件仅是在网站予以公布,行政机关未能举证证明向起诉人告知了该文件的内容,因此并不能以此推断起诉人于此时已经知道该文件的存在及相关内容。

【裁判文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8)最高法行申9014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郝义明,男,1947年6月7日出生,汉族,住山西省屯留县。

委托代理人常慧兵,山西雷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屯留县(区)人民政府。住所地山西省屯留县(区)麟绛东大街51号。

法定代表人翟卫华,该县(区)人民政府县(区)长。

出庭负责人郭迎红,该县(区)政府副县(区)长。

委托代理人原岩,该县(区)政府法律顾问。

委托代理人刘潞腾,该县(区)政府工作人员。

再审申请人郝义明因诉屯留县(区)人民政府土地行政补偿纠纷一案,不服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晋行终70号行政裁定,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由审判员张志刚、审判员阎巍、审判员仝蕾参加的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山西省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不超过2年。本案郝义明于2014年3月12日以每亩28576.80元标准获得补偿款到2017年7月19日起诉要求提高征地补偿标准,已经超过了起诉期限。一审法院裁定驳回郝义明的起诉。

郝义明不服一审裁定,提起上诉。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本案郝义明于2014年3月12日以每亩28576.80元标准已经获得补偿款,其提起本案诉讼要求屯留县人民政府依据晋政发[2013]22号《山西省人民政府关于调整全省征地统一年产值标准的通知》,增加征地补偿费。由于晋政发[2013]22号文件于2013年6月9日已在山西省人民政府网站公布,郝义明直到2017年7月19日起诉要求提高征地补偿标准,已经超过了起诉期限,原审裁定结果正确,应予维持。二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最高法院案例 :网站上公布文件的期日不能作为起诉期限的起算点

郝义明向本院申请再审称:2014年3月12日,被申请人支付土地征收补偿款是通过支票形式兑付的,直到2015年7月27日被申请人支付长临高速征地补偿款时,再审申请人才知道征地补偿标准,但是关于分配标准、诉权与起诉期限等依然不知情。再审申请人于2017年7月19日提起诉讼,显然未超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规定的两年起诉期限。《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因不动产提起诉讼的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超过二十年,其他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超过五年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本案所涉及的是土地,属于不动产,起诉期限应为20年。请求:1.撤销二审行政裁定,指令一审法院重新进行实体审理;2.一、二审及再审诉讼费用均由被申请人承担。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再审申请人的起诉是否超过法定起诉期限。2018年2月8日之前依然有效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再审申请人一审诉讼请求为:“要求屯留县人民政府增加补偿征收果园地征地补偿费每亩11189.60元,8.8亩,合计98468.48元。”根据原审查明事实,再审申请人于2014年3月12日以每亩28576.80元标准获得补偿款,其提起本案诉讼要求增加征地补偿费的依据为晋政发[2013]22号《山西省人民政府关于调整全省征地统一年产值标准的通知》。虽晋政发[2013]22号文件于2013年6月9日已在山西省人民政府网站公布,但是该文件仅是在网站予以公布,被申请人未能举证证明向再审申请人告知了该文件的内容,因此并不能以此推断再审申请人于此时已经知道该文件的存在及相关内容。再审申请人同村的其他村民因晋政发[2013]22号文件于2015年7月27日得到增加补偿款,再审申请人主张其于此时知道晋政发[2013]22号文件及应当增加补偿,具有合理性。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第三款的规定,被告认为原告起诉超过法定起诉期限的,由被告承担举证责任。被申请人在原审中主张再审申请人的起诉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但其未能予以举证证明,在其未能举证证明其主张,案载证据也无法证明本案超过起诉期限的情况下,并不能得出再审申请人于2017年7月19日提起的本案诉讼超过2年的法定起诉期限的结论。故,一审法院裁定驳回郝义明的起诉,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一审裁定,不当,依法应予以纠正。

综上,再审申请人郝义明的再审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第一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二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八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本案指令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

二、再审期间,中止原裁定的执行。

审判长  张志刚

审判员  阎 巍

审判员  仝 蕾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法官助理 郭秀猛

书记员 王 宁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158-0146-5380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全天24小时免费咨询服务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