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让现场查阅信息公开材料,这么答复合适吗?

日前,在明律师事务所的刘勇进、夏丽丽律师团队代理的一起案件中,当事人收到了这样一份政府信息公开答复,内容如下图:

那么问题来了,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钟秀街道办事处要求当事人在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期间赴街道办办公场所现场查阅其所起诉要求公开的政府信息,这么做合适吗?当事人可以不去吗?如果不去,事后还能继续向街道办事处主张要求其公开信息的权利吗?

在明律师认为,如此答复并不合适。理由有三:

其一,《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40条规定,行政机关依申请公开政府信息,应当根据申请人的要求及行政机关保存政府信息的实际情况,确定提供政府信息的具体形式;

按照申请人要求的形式提供政府信息,可能危及政府信息载体安全或者公开成本过高的,可以通过电子数据以及其他适当形式提供,或者安排申请人查阅、抄录相关政府信息。

也就是说,本案中当事人所申请公开的涉案项目其他被搬迁户获取补偿情况的信息,依法首先应当按照申请人要求的形式公开。

只有在可能危及政府信息载体安全或者公开成本过高的情况下,才可以通过电子数据或者其他适当形式提供。

安排申请人查阅、抄录排在法条很靠后的位置,从逻辑和立法意图上看并非法律所鼓励的方式。

 

其二,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29条的规定,房屋征收部门应当依法建立房屋征收补偿档案,并将分户补偿情况在房屋征收范围内向被征收人公布。

据此,本案中当事人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很可能属于行政机关应当依职权主动公开的信息范畴。既然是要依职权主动公开的,安排个别当事人现场查阅、抄录显然是不合理的,客观上并未依据法规和判决履行其信息公开的职责。

其三,也是最容易理解的,即目前正处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关键阶段。在这一敏感的时间段要求当事人出家门跑去街道办的办公地点自行查阅政府信息,实在欠缺行政合理性与适当性,很不近乎人情。

 

故此,在明律师认为当事人可以以疫情防控期间不宜外出为由不去现场进行查阅,待疫情缓解后再向街道办主张获取该信息的权利。若街道办依据此份答复不予公开,当事人有权在专业律师的指导下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继续寻求获取该信息的渠道。

同时,我们情愿相信,此事是街道办的答复人员没考虑清楚,尽管答复中赫然写着“综合考虑多方面因素”……

日前,在明律师事务所的刘勇进、夏丽丽律师团队代理的一起案件中,当事人收到了这样一份政府信息公开答复,内容如下图:

那么问题来了,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钟秀街道办事处要求当事人在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期间赴街道办办公场所现场查阅其所起诉要求公开的政府信息,这么做合适吗?当事人可以不去吗?如果不去,事后还能继续向街道办事处主张要求其公开信息的权利吗?

在明律师认为,如此答复并不合适。理由有三:

其一,《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40条规定,行政机关依申请公开政府信息,应当根据申请人的要求及行政机关保存政府信息的实际情况,确定提供政府信息的具体形式;

按照申请人要求的形式提供政府信息,可能危及政府信息载体安全或者公开成本过高的,可以通过电子数据以及其他适当形式提供,或者安排申请人查阅、抄录相关政府信息。

也就是说,本案中当事人所申请公开的涉案项目其他被搬迁户获取补偿情况的信息,依法首先应当按照申请人要求的形式公开。

只有在可能危及政府信息载体安全或者公开成本过高的情况下,才可以通过电子数据或者其他适当形式提供。

安排申请人查阅、抄录排在法条很靠后的位置,从逻辑和立法意图上看并非法律所鼓励的方式。

 

其二,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29条的规定,房屋征收部门应当依法建立房屋征收补偿档案,并将分户补偿情况在房屋征收范围内向被征收人公布。

据此,本案中当事人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很可能属于行政机关应当依职权主动公开的信息范畴。既然是要依职权主动公开的,安排个别当事人现场查阅、抄录显然是不合理的,客观上并未依据法规和判决履行其信息公开的职责。

其三,也是最容易理解的,即目前正处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关键阶段。在这一敏感的时间段要求当事人出家门跑去街道办的办公地点自行查阅政府信息,实在欠缺行政合理性与适当性,很不近乎人情。

 

故此,律师认为当事人可以以疫情防控期间不宜外出为由不去现场进行查阅,待疫情缓解后再向街道办主张获取该信息的权利。若街道办依据此份答复不予公开,当事人有权在专业律师的指导下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继续寻求获取该信息的渠道。

同时,我们情愿相信,此事是街道办的答复人员没考虑清楚,尽管答复中赫然写着“综合考虑多方面因素”……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158-0146-5380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全天24小时免费咨询服务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