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改革需警惕这些倾向,搞不好农民无法赚大钱!

导读:坚持农民主体、共享发展。发挥农民在乡村振兴中的主体作用,充分尊重农民意愿,切实保护农民权益,调动亿万农民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推动农业全面升级、农村全面进步、农民全面发展……——《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的意见》

对于正在全国各地轰轰烈烈开展的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有关负责人在5月6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土地制度改革事关农民的切身利益,所以要以维护农民的基本权益为底线,绝不能代替农民做主,不能强迫农民选择,要真正让农民得到改革的红利。“前提要满足,不能一哄而上”。

毫无疑问,自2015年启动的本轮农村“三块地”制度改革伴随着《土地管理法》的修改将在今后一段时间内继续稳步推进。而在这一过程中,农民的参与意愿是一切改革探索的基石。农民若不情愿尝试,不乐意“折腾”,再多政策文件也难以收到良好的效果。

比如讲宅基地自愿有偿退出,前提就是“自愿”,而不能强迫。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著名征地拆迁律师刘勇进律师团队刘勇进律师代理的案件中就出现了采取强迫手段推动所谓“自愿有偿退出”的事情,“非自愿”丧失宅基地及其上房屋的村民被逼无奈选择了委托律师维权,好事儿一下子就变成了坏事儿。

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著名征地拆迁律师团刘勇进律师团队认为,在当下的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中,有几方面现象值得警惕和尽量避免:

一是改革目的不纯粹,通过所谓“自愿有偿退出”搞整村改造项目,变相实施拆迁。

农村宅基地“三权分置”改革探索的目的在于盘活存量宅基地,吸引城镇投资者搞乡村旅游、文创产业,促进群众增收致富,而不是简单的拆旧建新。一无村镇规划保障二无具体投资项目就以改革之名要求村民自愿退出宅基地,再花钱购买集中迁建点的新房,可谓既不合理也不合法。

根据《意见》的规定,“鼓励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及其成员盘活利用闲置宅基地和闲置房屋”,也就是说,改革的着力点是在闲置的老旧“空心房”上。若农民的房屋并非闲置,甚至是其安身立命的唯一居所,实行有偿退出无疑是极不合适的。真有重大建设项目要用地,请去走征收程序,以保障被征地农民的合法补偿能够按时足额到位。

简言之,“折腾”必须真能折腾出农民群众的获得感来,不能瞎折腾,更不能越折腾越穷。

二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委会权力过大,政策解释不充分,代替农民做决定。

改革与否到底听谁的?《意见》中的措辞非常严谨,叫“坚持农民主体”。

“在符合规划、用途管制和尊重农民意愿前提下,允许县级政府优化村庄用地布局,有效利用乡村零星分散存量建设用地……”

“允许村集体在农民自愿前提下,依法把有偿收回的闲置宅基地、废弃的集体公益性建设用地转变为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

显然,农民自愿是各项土地制度改革启动的前提。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著名征地拆迁律师团刘勇进律师团队一贯认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虽掌控着集体财产的所有权,但其在具体决策时必须依法严格履行程序,尊重每一位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意见。特别是在牵涉“闲置宅基地”“空心房”的认定问题上,不能简单地采取“少数服从多数”的做法,通过所谓集体表决来否定个别村民的正当土地权益,更不能随意组织群众实施所谓“帮拆”。

而在履行程序时,也要区分“真民主”和“假民主”,避免出现在农村征地中并不鲜见的歪曲、捏造村民意见,在会议签到等材料上弄虚作假等现象,将“村民自治”的优越性体现出来,而不是起反作用。

最简单的一点,就是看基层政府和村集体是否有足够的耐心做好改革试点工作的解释说明。据央视新闻频道报道,某贫困村在选择脱贫产业时,村民、镇领导在观点上产生了明确分歧,最后在县领导出面下大家共同沟通才确定了最终的发展方向。由此可见,商量还是“压制”,集思广益还是“一刀切”,其对结果的影响将是巨大的。基层领导要特别注意不要随意给存在顾虑的村民扣上“阻挠改革”的大帽子,这样做非常不利于改革的稳步推进。

需要特别警惕的是,实践中在引发农户个体和村集体的矛盾争议时,农户的依法维权可谓步步艰辛。起诉村委会的民事官司居然遭遇“立案难”,很多地方在此类纠纷的裁判中更是存在“农民权益被村集体权益吸收”的错误认识,想找出原告主体资格都要颇费一番工夫。这些现象都是“乱象”,是极其不正常的。

三是“新官不理旧账”的错误风气,政策的持续性和一致性难以保障。

发改委负责人在答记者问中指出,要优化乡村基层营商环境,强化政策支持、稳定政策预期,引导好、服务好、保护好资本下乡的积极性。须知,城镇投资者下乡创业,意味着其利益将与村民捆绑在一起。在《明月村的文创路》节目中,当地领导即提出了“三个不任性”原则——资本不任性,政府不任性,农民不任性,这无疑具有十分积极的示范意义。“新官不理旧账”的风气不除,翻脸比翻书都快,那么没有人敢于去农村投资创业,土地的价值就难以得到完整体现。

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著名征地拆迁律师团刘勇进律师团队最后想提示大家的是,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无疑是一件好事。广大农民朋友在放开手脚大干一场时要熟悉政策和法律,明确“红线”不触碰,在红线以内的天地中有所作为而不抱残守缺。无论如何,改革试点不能强迫开展,这是没有任何疑问的。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158-0146-5380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全天24小时免费咨询服务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