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征地补偿规定的历史变迁:补偿标准提升是主题

2020年1月1日,新修订的《土地管理法》正式施行,征地补偿标准、内容有了较大的改变,农民所能获得的补偿安置也有望明显提升。目前,征地补偿的原则是保障被征地农民原有生活水平不降低、长远生计有保障。那么有的朋友可能会感兴趣,以前国家征地是怎么补偿的?本文,刘勇进律师为大家介绍我国土地征收补偿制度的历史沿革……

 

一、1953年《国家建设征用土地办法》

《国家建设征用土地办法》最早于1953年12月5日由当时的政务院公布施行。1958年1月6日修正后由国务院公布施行。

该办法规定的征地补偿标准为“征用土地的补偿费,由当地人民委员会会同用地单位和被征用土地者共同评定。

对于一般土地,以它最近二年至四年的定产量的总值为标准;对于茶山、桐山、鱼塘、藕塘、桑园、竹林、果园、苇塘等特殊土地,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变通办理。

遇有因征用土地必须拆除房屋的情况,应该在保证原来的住户有房屋居住的原则下给房屋所有人相当的房屋,或者按照公平合理的原则发给补偿费。

对被征用土地的水井、树木等物和农作物,都应该按照公平合理的原则发给补偿费。”。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一《办法》中提及了因征地导致的农村房屋拆除后的补偿原则,当时的表述与今天《土地管理法》的规定十分相似。

 

二、1982年《国家建设征用土地条例》

1982年5月14日,国务院公布《国家建设征用土地条例》。这一《条例》是1987年《土地管理法》出台前规范征用农村土地的重要行政法规。

该条例与1958年修订的《国家建设征用土地办法》相比,在补偿范围、补偿对象方面并没有大的变化,主要的变化在于补偿的标准与安置的方式等方面。

《条例》规定,土地补偿费标准为该耕地年产值的“三至六倍”,“年产值倍数”的征收耕地补偿标准一直沿用至2019年,才被最新的“区片综合地价标准”所完全取代。

此外,《条例》还就安置补助费的补偿标准进行了明确,这一新增的补偿内容延续至今:

一、征用耕地(包括菜地)的,每一个农业人口的安置补助费标准,为该耕地的每亩年产值的二至三倍,需要安置的农业人口数按被征地单位征地前农业人口(按农业户口计算,不包括开始协商征地方案后迁入的户口)和耕地面积的比例及征地数量计算。

年产值按被征用前三年的平均年产量和国家规定的价格计算。但是,每亩耕地的安置补助费,最高不得超过其年产值的10倍。

二、征用园地、鱼塘、藕塘、林地、牧场、草原等土地的,安置补助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参照一般耕地的安置补助标准制定。

三、征用宅基地的,不付给安置补助费。

在这一《条例》中,明确规定征用宅基地的补偿标准由省级政府制定。一直到2020年,宅基地及其上房屋的补偿标准内容才再次回到了《土地管理法》中。

 

三、1986年《土地管理法》

1986年通过的《土地管理法》改变了《条例》所明确的“征用无收益的土地,不予补偿”的规定,无偿征收就此寿终正寝;

同时,新法改进了剩余劳动力的安置途径,规定可以通过举办乡镇企业、安排到全民所有制单位就业等方式来解决剩余劳动力的就业问题。

新法还将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的总和上限调整为土地年产值的二十倍,小幅提高了补偿标准。

 

四、1998年-2004年修订的《土地管理法》

1998年修订的《土地管理法》将土地补偿费提高到年产值的六至十倍,每一需要安置人口补助标准为年产值的四到六倍。但仍规定了征地补偿费用的上限,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的总和不得超过土地年产值的三十倍。2004年《土地管理法》修订并未调整征地补偿标准。

 

五、2007年《物权法》制定之后的变化

2007年,《物权法》通过,该法第42条第2款对土地征收补偿进行了规定,“征收集体所有的土地,应当依法足额支付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等费用,安排被征地农民的社会保障费用,保障被征地农民的生活,维护被征地农民的合法权益”。该条款以法律的形式将被征地农民的社会保障问题纳入土地征收补偿范畴,提高了征地的补偿标准。

 

六、2019年最新修订的《土地管理法》

2019年新修订的《土地管理法》将征地补偿项目调整为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以征地区片综合地价确定)、农村村民住宅补偿、被征地农民的社会保障费用、其他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等的补偿。

相较于使用多年的“年产值倍数”标准,征地区片综合地价是原国土资源部自2004年就开始在一些地方摸索的全新的补偿标准计算方式。

其中综合考虑了土地原用途、土地资源条件、土地产值、土地区位、土地供求关系、人口以及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等诸多因素,并要求至少每三年调整或者重新公布一次。

新法取消了征地补偿费上限的规定,并明确规定对于征收农民住宅的应当按照先补偿后搬迁、居住条件有改善的原则,采取重新安排宅基地建房、提供安置房或者货币补偿等方式给予公平、合理的补偿。

值得一提的是,新法借鉴了许多《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经验,增设了大量保障农民合法权益的程序性规定,同时明确要对因征收造成的搬迁、临时安置等费用予以补偿。这些新规都进一步为总体补偿结果的提升创造了条件。

 

综上所述我们不难发现,随着国家经济水平的不断发展,在现有法律框架下,农村土地征收补偿的具体标准是在不断提高中的。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158-0146-5380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全天24小时免费咨询服务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