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收范围内被征收人遭断水?应首先推定为征收主体实施

just do my homework征收拆迁区域内房屋遭断水,起诉至法院征收方却以“系拆除房屋过程中所致”答辩。那么,这种情况下的断水情形应当被追究法律责任吗?本文,在明律师张琨刘勇进律师通过一起案件来解析这一问题。

【基本案情:征收中突遭断水】

委托人的房屋坐落在江苏省连云港市开发区猴嘴街道新航路9号,因猴嘴旧城改造三期B地块(台北路-佛堂路)项目建设需要,委托人的房屋被纳入征收范围。2018年8月,委托人的供水突然被中断,导致其无法正常用水,给委托人的生活造成了严重影响。

刘勇进律师认为,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采取非法方式对被征收人进行逼迁,区政府负责本行政区域的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委托人的供水被中断的违法行为理应由区政府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于是,张琨律师指导委托人起诉到人民法院,要求判决区政府强制中断供水的行为违法。

区政府在一审法院辩称,其未作出中断委托人供水的决定,亦未实施中断供水的行为,并提供证据证明委托人的房屋因位于征收片区中,周围大部分房屋已经被拆除,拆除过程中导致自来水管线损坏,无法修复。

一审法院认为,实践中导致供水中断的原因并不唯一,区政府对此亦作出了合理解释,故委托人家供水中断的事实并不能必然得出区政府作出了相关决定或实施了断水行为的结论。

委托人提出区政府系案涉房屋征收的组织实施主体和责任承担主体,应当推定区政府实施了断水行为。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三十一条的规定,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上述条文中违法中断供水行为应系故意为之,未规定何种情形下可以推定行政机关实施了相关行为,委托人推定区政府实施了断水行为的主张与法律规定不符。委托人亦未提供其他支持其主张的法律依据,故委托人关于推定区政府实施了中断供水行为的主张缺乏法律依据,不能成立,对其诉讼请求,本院不子支持。

【律师分析:因拆除房屋导致断水同样违法】

刘勇进律师认为原审认定“委托人关于推定区政府实施了中断供水行为的主张缺乏法律依据,不能成立”属于事实认定错误,实际上区政府中断委托人用水进行逼迁的行为违法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首先,区政府在原审法院答辩时已自认其他房屋拆除过程中导致自来水管线损坏。一审法院认定区政府提供证据证明委托人家房屋因位于征收片区中央,周围大部分房屋已经被拆除,拆除过程中导致自来水管线损坏,无法修复。因此导致供水中断的原因是由于拆除房屋的行为,一审法院认定导致供水中断的原因并不唯一是认定错误。

根据区政府在一审法院提交的证据1:2019年6月3日,连云港市自来水有限责任公司客服中心发布的《关于猴嘴佛堂巷用水问题的说明》,从2018年1月4日起对涉案被征收地块进行了100 多次维修。

2018年4月25日深夜,猴嘴台北路72号附近拆迁工地进行拆迁施工时再次将我方管道损坏。因此在区政府实施征收后,涉案地块的用水管道多次被拆迁施工损坏的事实是清楚的。中断供水行为虽因其他被拆迁房屋拆除而客观存在,但区政府未提供任何证据及法律依据证明中断供水行为的合法性,该行为依法应确认为违法。

其次,即使在案证据不能直接证明区政府实施了中断供水行为,也应推定系区政府实施。区政府作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的法定机关,发布了房屋征收决定及公告,在委托拆迁公司对涉案被征收地块房屋拆除过程中导致自来水管线损坏,其法律后果应由委托的行政机关予以承担。

委托人的房屋在该征收决定确定的范围内,委托人所诉行为首先应推定系区政府实施,除非区政府能举证证明委托人所诉行为系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由相关民事主体实施。但区政府在一审法院并未能举证证明中断供水行为由相关民事主体实施,因此委托人所诉行为应推定系区政府实施的。目前该案二审已由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受理。

刘勇进律师认为,委托人的房屋在该征收决定确定的范围内,则被征收范围内的供水被中断首先应推定系征收主体实施,除非征收主体能举证证明中断供水行为系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由相关民事主体实施。同时,不能因为拆除其他房屋过程中导致断水就认为断水行为是合法的,其对被征收人造成了损失仍应由行为方承担责任。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166-0152-6329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全天24小时免费咨询服务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