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幢老宅“被钉子户”求拆不得?原来是因为这个老观念!

导读:据台州晚报25日报道,当地下辖的临海市大田街道办事处赵女士的宅基地上房屋在道路修通后占据了大半人行道和非机动车道,“歪斜矗立”的身姿与整条新修道路的景观极不匹配。然而在2017年当地城中村建设的拆迁中,村里却认为其不具备拆迁安置资格,不同意对这座临街房屋实施拆迁。“行之不得,反求诸己”,当地街道办主任回应称,由于老宅的户主赵美英属于女户,一般按照村里的约定俗成,女儿出嫁后户口迁出,便不再享受村里的安置分配……

 

从报道中不难看出,赵女士的房屋合法性不成问题,有土地登记审批表和土地证。显然,赵女士在拆迁中的“被拆迁人”主体身份能够确认,有权获取补偿安置。

当地坚决不对其房屋实施拆迁,从而一手制造了如今的“拦路被钉子户房屋”,却是基于外嫁女不能获取补偿安置的“约定俗成”的决定。

而事实上,这起事件的法律层面是非曲直并不复杂。可以说,当地的做法既不合法,也不合理,其所谓“约定俗成”首先就该改改了。

《妇女权益保障法》第32、33条规定,妇女在农村土地承包经营、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土地征收或者征用补偿费使用以及宅基地使用等方面,享有与男子平等的权利。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妇女未婚、结婚、离婚、丧偶等为由,侵害妇女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中的各项权益。

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对涉“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案件的裁判原则,“生产生活关系”是最重要的判断标准。报道中赵女士一直在该村生活居住,并持有土地登记审批表等合法的证明材料,其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不存在任何疑问。单纯凭户籍来判断在这起事件中是不符合事实的。

赵女士可依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就村委会关于不给予其拆迁补偿安置资格的决议、决定要求街道办事处责令改正。若街道办事处不依法履行职责,还可进一步起诉追究其不作为的法律责任。

当然,若拆迁项目并非村里主导,而是由地方政府负责的征收、改造项目,赵女士还可在专业律师的指导下通过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等途径全面了解涉案道路建设项目的法律情况,通过发送律师函等措施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
总之,类似的“约定俗成”的老观念,绝不应再成为侵害女性村民财产权益的借口了。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166-0152-6329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全天24小时免费咨询服务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