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 刘勇进律师接受天津媒体《津云》采访谈失地农民社保资金“离奇失踪”案

导读:按照法律规定,征收农村集体所有的土地,应当足额安排被征地农民的社会保险费,但是却有人打起了这笔钱的主意。6月23日,天津津云采访了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刘勇进团队律师代理的一起农民社保资金“离奇失踪”案,并获《封面新闻》全文转载。500多户村民耕地被征收十多年,迄今为止没有享受到失地农民社会保险待遇。村民代表前往多个政府部门查询得知,村民应得的近两千万社保款补助被转入了一家私人公司的账户。目前,在刘勇进律师的帮助下,委托人该得的社保资金中的85.6770万元已打入市财政局社保专户。以下为报道全文。

 

“我们村500多户村民耕地被征收十多年,迄今为止社保资金一直离奇失踪,500多户村民没有享受到失地农民社会保险待遇,居然发现应该给村子的钱被转入到了私人公司。”近日,济南天桥区水屯村的朱燕向记者反映,自己村的耕地被政府征用后十多年没有缴纳社保,而村民代表前往多个政府部门查询得知,村民不但没拿到应得的近两千万社保款补助,而且社保款被转入了一家私人公司的账户。朱燕说,现在整个村子已被拆迁,村民既没有拿到补偿,也没有按照规定缴纳社会保险。

 

据朱燕介绍,水屯村从2008年政府陆续开始农耕地征收工作,村民分多次上缴了村子里的土地。土地征收后,依据相关规定,村民应该缴纳社会保险以及在村务公务栏公布土地使用款项。而十年间,水屯社区居委会一直未答复村民,在村民多次向北园街道办事处及上级部门反映下,2019年8月,根据村民的诉求,并在北园街道办事处的督导下,成立了以杨新杰、程延芳、朱燕、沈桂生、李春岭为成员的社保督查小组,由水屯社区居委会主任闫长忠为组长、党委书记朱辉担任副组长的居委会监督小组监督指导其工作。

 

“小组成立之后,我们督查小组针对于水屯村的社保款项开始进行调查。”朱燕告诉记者,社保督查小组成员分别到济南市国土局、天桥区社保局以及济南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济南市滨河集团、济南市天桥区小清河指挥部等多个部门进行查询落实社保的问题。

 

根据朱燕提供的一份“土地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书”显示,2008年,济南市征地办公室、水屯社区居委会以及济南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签署协议。由济南城市建设投资公司自征地补偿安置方案批准3个月内将资金全额支付到水屯社区居委会,由居委会负责费用到账后做好被征收人兑现工作,并提供土地征收费用收款证明。另据“济南市国土资源局征收土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2008年9号”显示,水屯社区居委会辖区建设用地为107.29亩,征收土地补偿金总金额为3027.0766万元,其中包含土地补偿金、安置补助费、青苗及地上附着物补偿费以及养老保险及其他费用,其中养老金额为2144万元,资金通过转账支票的方式给水屯社区居委会。

 

“根据这些协议,村民的补助款早就应该到账了,结果十多年过去了,村民手里没有拿到一分钱。”朱燕说。

 

 

社保资金已到位,却转入了私人公司

“由于我们申请了政府信息公开。在查询过程中也是一波三折,最后终于查清了资金的流向,其实济南城投早在2008年就已经将款项陆续转账给水屯社区居委会,但资金的款项却转入了一家私人的公司。”根据水屯社区居委会开具的一张收据显示,2008年6月2日水屯社区居委会收到了济南城投公司3027.0766万元的汇款。不过,根据社保小组成员提供的银行转账记录付款凭证流水显示,2008年6月6日,济南城投集团以付水屯建设费、补偿费为理由,通过工行分别转了2609100元及459854元给了一家叫做济南恒隆置业有限公司的账户中,并没有转入水屯社区的账户,村民也没有拿到这一笔款项。

 

记者查询得知,济南恒隆置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法定代表人为杨希忠,持有60%的股份,经营范围包括房地产开发,商品房中介、代理、咨询服务;批发、零售等。杨希忠名下共有10家公司。记者根据公开信息拨打济南恒隆置业有限公司股东杨希忠的电话,在记者表明意图要想了解水屯社区社保的事情时,对方立即挂断了电话。

 

水屯社区村民告诉记者,济南恒隆置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杨希忠为原村书记杨希新的哥哥。另据知情村民介绍,杨希新有好几家公司注册在水屯社区。

 

“我们社保督查小组也曾经找过济南城投集团询问,并没有结果。”朱燕说,济南城投集团相关工作人员在与村民交流时,曾经对村民社保督查小组提供的3027.0766万汇款收据之真伪表示质疑,然后只让村民回去等消息。

 

“我们调出所有资料都在国土局有备案,怎么可能是假的,我感觉就是在推卸责任,”朱燕对记者说。

 

“您反映的情况,我们已经记下来了,针对您的询问我们会有相关人员答复。”济南城投集团刘女士在回复记者询问时做出上述表示。截至记者发稿,济南城投集团并没有答复。

 

知情人表示:现任村领导说了不算

针对社保督查小组查明的情况,水屯社区居委会主任闫长忠表示,由于自己是刚刚到任,并不了解之前村里的财务状况。

 

朱燕告诉记者,后来在村民多次要求下,闫长忠最终向社保督查小组出示了一张微信图片,表示这是济南城投集团在2012年12月13日向水屯社区居委会账面上支付的2427.0766万元的社保款项记账凭证。至于剩余的社保款项,水屯社区居委会主任闫长忠自己并不清楚。

 

“3027.0766万和2427.0766万这两个数相差了600万元,剩下的钱居然说不清楚去哪了,简直是匪夷所思。”朱燕告诉记者,社保监督小组曾经多次要求水屯社区居委会财务公开查实这一笔资金,但均遭到了水屯社区居委会方面的拒绝。

 

一位熟悉社区内部事务的村民对记者说,由于社区前任书记的影响力还在,现任领导根本说了不算,在村民强烈要求下,才成立的社保监督小组。

 

随后记者联系到了水屯社区居委会党委书记朱辉,他表示,目前社区已知道社保监督小组的诉求,会尽量协调解决目前的情况。记者多次电话联系闫长忠,截止记者发稿时,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刘勇进律师认为,村民的社保资金打入私人公司账户,如果属实性质极其恶劣的。刘勇进告诉记者,被征地农民依法享有养老和医疗保险待遇的社会保障权。人民政府具有在辖区内依法建立被征地农民就业和社会保障制度的职责和落实失地农民的养老、医疗社会保障的统筹监管责任。因此,被征地农民社会保障待遇长期得不到落实,作为辖区的政府和上一级政府不能坐视不管,也不应当以不知情来进行推诿。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158-0146-5380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全天24小时免费咨询服务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