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应的征收奖励金却少给1万多?贵州高院:补上!

6月9日,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了贵州法院2019年行政审判典型案例共7起。其中的“何某某诉贵州贵安新区马场镇人民政府等行政协议案”中,当地政府通过《房屋征收补偿安置补充协议》的形式约定给予何某某奖励金70200元,结果却只支付了51732元,少给了1万多。镇政府却提出所签订的《补充协议》奖励金计算错误,已被其单方解除。那么,法院最终会支持哪一方的主张呢?

 

【贵州高院:奖励金虽非法定补偿项目,但相关约定仍应履行】

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在二审中指出:

  1. 房屋拆迁补偿费与本案安置奖励费性质和目的不同。房屋拆迁补偿费是政府部门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征收国有土地上单位、个人的房屋,依法对被征收房屋所有权人给予的补偿。

本案安置奖励费则是马场镇政府为了鼓励被征收人及时入住新房,与何某某签订的协议,虽名为房屋征收补偿安置补充协议,但内容属于行政奖励协议,对按约搬入新房居住的拆迁户奖励具体的金额。

签约双方均有相应的行为能力,且是在充分协商的基础上自愿签订,协议成立,合法有效,双方应该全面履行约定之义务。

  1. 该补充协议约定,何某某在回迁安置通告发布之日1月内办理完回迁手续的,马场镇政府按3个月临时安置补助费标准奖励何某某70200元,奖励金额明确具体。

签约当日,何某某即按约办理完回迁安置相关手续,履行了补充协议约定的义务。故马场镇政府应履行自己的承诺,兑现入住奖励费70200元给何某某。

马场镇政府提出其与何某某签订的补充协议因计算有误,协议应为无效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马场镇政府主张案涉补充协议已经被依法解除,双方已经不存在行政协议关系,不能履行的意见。二审法院认为,行政机关享有一定的行政优益权,但行使行政优益权要受到一定制约,其目的必须是为了防止或者消除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受到严重损害。

本案马场镇政府在二审程序中以奖励费计算有误为由,单方解除行政协议,不符合行政机关可以行使行政优益权的情形,不仅系对行政优益权的滥用,且有对抗和规避执行一审判决之嫌,有悖于诚实信用原则,其上诉理由既不合法也不合理,不应支持。

最终,贵州高院二审驳回了镇政府的上诉请求,维持了一审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镇政府支付差款18468元的判决结果。被征收人的合法权益得到了维护。

 

针对征收拆迁中奖励金所引发的矛盾纠纷,刘勇进律师结合本案裁判提示广大被征收人以下几点:

一是要明确将奖励金数额、支付方式和支付期限进行书面约定。为确保履行的顺畅,可尽量要求征收方将奖励金条款直接约定在正式的征收补偿安置协议内,避免签订“补充协议”之类的第二份协议。

对于征收方个别工作人员对奖励金的口头承诺,被征收人不可轻信,因其不具有合法性,最终往往难以落实。

二是如果一定要签补充协议等第二份协议对奖励金单独约定,那么务必确保签约主体与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保持一致,并且在正文中写明“本协议与正式的补偿安置协议具有同等法律约束力”的字样。

对于非征收方的其他民事主体如开发商、村委会等答应下来的奖励金,被征收人要提高风险防范意识。一旦民事主体违约,被征收人需要通过民事诉讼途径去主张约定的费用,权利维护的成本将有可能提升。

同时要特别注意的是,所签协议或者补充协议一定要“各执一份”,切勿在签字后当场交给征收方带走,自己手上没有协议将可能导致很大的履约风险。

三是一旦征收方以各种理由单方面解除协议并拒绝支付奖励金,被征收人要及时咨询专业律师,通过提起行政诉讼的途径追究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的行政机关的法律责任。

在牵涉“补充协议”等较为复杂的情况下,切勿盲目自行提起程序,以免花费了时间和精力却达不到追回奖励金的效果。

当然还有最后一点,那就是对于约定数额畸高,尤其是几乎追上甚至盖过拆迁补偿款数额的奖励金协议,一定要谨慎思量,慎重签字。

严格意义上讲,奖励金的数额应当控制在补偿款总额的一定比例以下才算正常,一些地方对此也有量化的政策规定。

“高奖励而低补偿”事实上是对未配合签约搬迁的被征收人补偿权益的变相侵害,伴随着按日扣减等惯常操作,被征收人最终拿到手的补偿将可能大幅缩水。一旦低于“1:1”的补偿比例出现,将会不符合征收补偿的法定原则。

 

刘勇进律师最后要提示广大被征收人的是,无论征收方如何进行宣传、解释,奖励金都实质上构成了补偿安置的一部分,任意被扣减甚至扣光绝对不是被征收人希望看到和所能接受的。大家要密切关注自己的这部分利益,及时咨询专业律师进行利弊得失的权衡判断,从而确保我们在获取公平、合理的征收补偿的同时尽量少损失奖励金,让奖励发挥其应有的作用。(王小明/文 案例部分来源:贵州高院)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158-0146-5380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全天24小时免费咨询服务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