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集体土地上“先征地后拆房”,房屋的补偿标准该如何计算?

    导读:在集体土地被征收时,未对房屋权利人予以安置补偿,原集体土地被征收后纳入城市规划区的,应按照何种标准对房屋权利人予以安置补偿?是参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相关规定,按照城镇房屋进行拆迁补偿,还是参考《土地管理法》《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等法律法规,按照农村征地房屋补偿安置标准予以补偿呢?下面,在明律师事务所的刘勇进律师团队将结合具体案例与您一起深入探讨。 【案情概要:“先征地后拆房”的怎么补?】 委托人是江苏省徐州市某村村民。1976年,委托人在村内集体土地上修建了房屋。 1997…

    农村拆迁, 维权案例 2019年10月21日
  • 集体土地“未批先建”养老院变商业项目,村民将收获怎样结局?

    导读:在征地过程中,部分政府存在还未征地就开始联合房地产开发商进行项目建设的现象,而老百姓却还被蒙在鼓里,不知道应该有哪些补偿、补偿多少,就稀里糊涂的被开发商占用土地进行建设了。在这种情况下,老百姓又应该怎么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呢?本文,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的刘勇进律师团队通过一起“未批先建”的典型案例来浅析这类问题的应对之策。 【基本案情:镇政府授意下的“未批先建”】 委托人是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某镇的多户百姓,政府准备在这附近建设高铁站。临沂市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得知后,随即联合当地镇政府,在还没…

    农村拆迁, 维权案例, 违章建筑 2019年10月21日
  • 村民委员会竟能作出棚户区改造“补偿决定”,不搬就帮拆?

    导读: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村民委员会是村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立法宗旨也在于保障农村村民实行自治,由村民依法办理自己的事情,发展农村基层民主,维护村民合法权益。但在实践当中,村委会的权力却被“无限放大”,尤其在旧村改造、棚户区改造的过程中,村委会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甚至在有些地方发挥主导作用。本文由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刘勇进律师团队结合一则案例,给大家谈谈这一问题。 【基本案情:村委会“帮…

    棚户区改造, 维权案例 2019年10月21日
  • 自家宅基地上翻建房屋,却被当作违建要求限期拆除,这合理吗?

    导读:在自家宅基地上翻新房屋的现象在农村普遍存在。很多农村房屋建于上世纪80年代甚至更早,由于当时经济条件限制加上年久失修,为继续居住使用也不得不进行翻新、翻建。本文结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则判例,来谈谈宅基地上翻新房屋,却被要求限期拆除是否合理这一问题。 【基本案情:自家宅基地上翻建房屋竟成违建?】 刘某艳之母于1990年4月24日获北京市海淀区香山街道市容检查所批准在海淀区香山北辛村后街X号新建房屋两间,原有房屋五间,建筑用地东西16米,南北16米,刘某艳全家仅此一处房屋。刘某艳及其子…

    农村拆迁, 维权案例, 违章建筑 2019年10月21日
  • 按4年前的标准给补偿?依法维权征地补偿标准成功翻倍!

    导读:2019年5月30日,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自然资源局针对姜先生等30人作出一份“关于对听证申请书的回复”,其中指出临沂市政府在最新的会议纪要中明确高铁片区的征地补偿标准将参照其他项目执行15万元/亩的区片综合地价。而此前拟定的“拟征收土地补偿安置方案”中适用的补偿标准仅为7.5万元/亩。补偿标准翻倍,如此出色的维权效果究竟是如何诞生的呢? 【基本案情:“被代表”的民意,低得可怜的补偿】 2012年,姜先生等村民所居住的村庄陆续被划入高铁项目征地片区内。按照临沂市人民政府在相关诉讼中的答辩意见…

    农村拆迁, 维权案例 2019年10月21日
  • 强拆房屋行为已被判决违法,房屋所有人却一分钱赔偿拿不到?

    导读:目前全国各地的拆违行动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此类案件中,即使行政机关的强制拆除行为被法院判决确认违法,但在后续的行政赔偿申请中,也会因为房屋本身是违法建筑,导致各地法院对违法建筑的赔偿问题观点不一。本文,由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的刘勇进律师团队结合案例谈谈这一问题。 【基本案情:强拆违法只赔室内物品损失?】 李先生在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某村拥有一套房屋,该房屋没有办理建设审批手续、房屋产权手续。该房屋在拆违行动中被属地街道办事处强制拆除,这一强制拆除房屋的行为已被法院的生效判决确认违法,后李先生提…

    农村拆迁, 维权案例, 违章建筑 2019年10月21日
  • 违建、征收竟靠一份“最后通告”全解决?复议撤销无悬念!

    导读:众所周知,在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中,有房屋征收决定公告,有针对征收补偿决定的公告,还可能有房屋征收范围确定后的暂停公告……不过,你听说过“最后通告”吗?拥有如此个性名称的通告究竟有何法律依据?又会面临怎样的结局呢?本文,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的刘勇进律师团队为大家解析一则奇葩案件,顺便告诉大家遇到这样的从来也没听说过的通告该如何应对。 【案情简介:征收决定违法竟下“最后通告”?】 2017年6月19日,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征收包括魏先生在内的10多名委托人的房屋。魏先生等…

    维权案例, 违章建筑 2019年10月21日
  • “外嫁女”遇征收拆迁两头不讨好?受歧视没补偿怎么办?

    导读:“外嫁女”的身份成为权益受损的理由,村集体、街道办借此拒绝给予“外嫁女”同其他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平等的待遇,如此公然违背男女平等基本法律原则的做法,却难以通过法律途径获得救济,不免令人匪夷所思。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对于外嫁女权益保护,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确认作出了明确指示。借此契机,某些棚户区改造项目中对外嫁女的歧视行为值得引起关注。对此,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的刘勇进律师团队以其代理的一个案件为背景来分析对“外嫁女”的区别对待究竟是如何违反法律、政策规定的。 案情简介:一纸补偿方案外嫁女…

    农村拆迁, 维权案例 2019年10月21日
  • “民告官”要求信息公开,公共企事业单位也能当被告吗?

    导读:征收房屋建铁路,被征收人能起诉铁路公司吗?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四条之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及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的工作部门,负有信息公开的法定职责。但是,有一类特殊的主体,也负有信息公开的法定职责,那么它究竟是哪类主体呢?本文,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著名征地拆迁律师团刘勇进律师团队刘勇进律师、谭深杰律师通过一起案例帮大家拓宽维权思路…… 【案情简介:起诉铁路公司要信息】 胶济铁路客运专线有限公司(简称胶济铁路公司)在修建胶济铁路客运专线项目时,对王先生房屋所在地块取得拆迁人资格,并在王先生未与拆…

    农村拆迁, 维权案例 2019年10月21日
  • 农村房屋征收强拆是谁干的找不着?市县政府跑不掉!

    导读:在房屋征收主体、征收部门、征收实施单位对强拆行为互相推诿,无主体对强拆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的情况下,法院可根据市、县级人民政府发布的征地公告、房屋征收决定,以及职权法定原则,推定强制拆除行为系市、县级人民政府或其委托的主体实施。本文,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刘勇进律师团队著名征地拆迁律师为大家介绍这样一起胜诉案例。 【基本案情:敢做不敢当的强拆】 委托人张先生对位于河南省周口市鹿邑县某村土地上修建的房屋拥有合法财产权利。多年来,张先生及其全家在此居住生活。2018年9月3日,一群不明身份社会人员在未…

    农村拆迁, 维权案例 2019年10月18日

联系我们

158-0146-5380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全天24小时免费咨询服务

QR code